儿子不懂更深的意义,雨天,该留下脚印

  儿子不懂更深的意义,雨天,该留下脚印
  

昨天在散步时,有几点雨偷偷降临人间,我和他们就算有缘,一切都是因为偶然,他们轻轻落在了我的脸上,我的手上,我的唇间,我可以把这理解为一种缘份,可能更是一种偏爱;其实,这个夏天,我一直在期待,期待雨天,因为在我曾经的岁月中,些许经历与过往雨是最好的证明人,也可以讲我是雨的匆匆过客,好像我的一切都和雨有关,

啊,今天早上未起,已听到了雨声,还不校,

回家的途中,有一段路正在修,显出了水泥地下新鲜的土地,这个年代厚厚的水泥让多少人忘记了泥泞的路,甚至忘记了自己该留下的许许多多属于自己的足迹,人们不应该习惯苍白的。
  

为你推荐的美文:
  优美散文 | 名家散文 | 散文精选 | 精美散文 | 情感散文

  

昨天在散步时,有几点雨偷偷降临人间,我和他们就算有缘,一切都是因为偶然,他们轻轻落在了我的脸上,我的手上,我的唇间,我可以把这理解为一种缘份,可能更是一种偏爱;其实,这个夏天,我一直在期待,期待雨天,因为在我曾经的岁月中,些许经历与过往雨是最好的证明人,也可以讲我是雨的匆匆过客,好像我的一切都和雨有关。
  

我做什么事,都在雨天才在状态,妻是知道这点的。
  

在儿子的名字中我也放上一个“雨”字,我不喜欢宇宙的“宇”,太大,孩子受不了,只有天地之间的一粒平凡的雨滴才是人们的渴望,尤其对于那些枯竭的田地,或者一些干涸的灵魂。
  

我给自己的集子起一个名字,叫“晴心朗痕”,里面包含“晴朗”的名字,其实渗透着一份雨的寄托,正所谓不见风雨怎么见彩虹,所以,对于真正的人生,雨天比晴空更有价值。
  

散步回来时,地上尘土不少,儿子顽皮的用脚踩着,我吓唬着他,这不就像浮躁的人生吗,只有飘摇不定的人生才会被人玩弄,不觉又窃笑不止,孩子怎么懂得大人的世界呀。
  

啊,今天早上未起,已听到了雨声,还不校
  

妻和儿子在争论是不是要上幼儿园,儿子看来是不想去,巴不得在家里玩上一天。我从床上爬起来,没有说什么,整理完行装,对儿子说,今天一定去,越是雨天越要去,儿子不懂更深的意义,但我希望他能看到雨天的意义,而不是从小就把雨天作为人生的借口,这是一种脆弱,甚至是一种懦弱。
  

在雨中我把儿子送到幼儿园,儿子很高兴,我然后在雨中归来。
  

街上的人不多,可能是早的缘故,很多店铺都没有开门,但该在雨中穿行的人是逃避不开的,不管是徒步,还是驾车而行,再大的雨在前方也不过是一种修饰人生的风景,该出现的是躲不开的。想起了水木年华的一首歌,名字就叫作“dancing in the rian”,我想在雨中舞蹈该是一种境界了。
  

回家的途中,有一段路正在修,显出了水泥地下新鲜的土地,这个年代厚厚的水泥让多少人忘记了泥泞的路,甚至忘记了自己该留下的许许多多属于自己的足迹,人们不应该习惯苍白的。
  

这段泥泞的路,已经有很多的人留上了痕迹,我透过如织的雨线,看着这片新鲜的泥土,我想是雨的功劳,是雨让人们看到自己还是经历过的,还是可以留下痕迹的。
  

走吧,生活的宠儿们,只有在雨天才可以让枯萎甚至死去的生命复活,请记住,雨天,我们该留下自己的脚印—–
  

想了解更多关于爱情散文网的资讯,请访问:爱情散文
  

昨天在散步时,有几点雨偷偷降临人间,我和他们就算有缘,一切都是因为偶然,他们轻轻落在了我的脸上,我的手上,我的唇间,我可以把这理解为一种缘份,可能更是一种偏爱;其实,这个夏天,我一直在期待,期待雨天,因为在我曾经的岁月中,些许经历与过往雨是最好的证明人,也可以讲我是雨的匆匆过客,好像我的一切都和雨有关,

散步回来时,地上尘土不少,儿子顽皮的用脚踩着,我吓唬着他,这不就像浮躁的人生吗,只有飘摇不定的人生才会被人玩弄,不觉又窃笑不止,孩子怎么懂得大人的世界呀,

啊,今天早上未起,已听到了雨声,还不校,

回家的途中,有一段路正在修,显出了水泥地下新鲜的土地,这个年代厚厚的水泥让多少人忘记了泥泞的路,甚至忘记了自己该留下的许许多多属于自己的足迹,人们不应该习惯苍白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